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会员中心
联系我们
搜索:

“交警的眼睛”能否为定案的依据

时间:2013-08-10 23:0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核心内容:若交通发现车主有违法行为,“交警的眼睛”可作为定案的依据吗?下面由法律快车小编通过一案例来详细介绍。
  【案情介绍】
  2005年11月17日8时左右,原告夏某驾车经济南市青年东路到某中医医院,被告民警聂某在该院门口附近值勤,发现原告沿青年东路由南到北逆向行驶,遂适用简易程序,对夏某作出处罚,罚款200元,原告当场签收了处罚决定书。原告对被告的执法提出三点异议:1、原告只是左转弯进入医院,并未逆行;2、被告提供的证据属事后取证,且是在诉讼中取证,违反了法定程序,应属无效;3、被告值勤民警未履行告知义务,未听取申辩,只开具罚单,剥夺了原告的程序权利。被告向法庭提供了三份证据:1、原告签名的处罚决定书;2、执勤民警聂某的证言一份,并且其出庭就处罚过程做了陈述;3、某中医医院保安王某的证言,证明了原告有逆行的违法行为。
  【法院审理】
  法院审理认为,执勤民警聂某的证言是执勤民警对执法过程的再现,不属于事后取证的情形,对此证据予以采信。并且原告自认的事实与处罚决定书中载明原告违法行为的时间、地点、违章车辆相吻合。王某的证言是被告在做出处罚决定后取得的,违反了先取证后裁决的程序原则,对该证据不予采信。根据被告值勤民警聂某的证言,综合案件具体情况,法院认为,被告认定原告在青年东路逆行的违法事实可以成立。据此,法院维持了被告的处罚行为。
  【案件分析】
  本案中,“交警的眼睛”是否可作为定案的证据,成为案件争议的焦点问题。行政诉讼中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,本案的被告即交警队应当举证证明其处罚行为的合法性。本案被告交警队以夏某实施了逆行的违法行为做出处罚,而原告夏某对此予以否认。交警队提交法庭的有效证据只有值勤民警的证言。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(一)项的规定,被告的举证应达到“证据确凿”的标准,法院才能作出维持的判决。那么本案证据确凿的表现形式是什么呢?即被告举证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证据确凿的标准呢?很显然,除非事先有所准备,被告对这种稍纵即逝的证据是很难固定的。那么,法院应当如何来掌握这类案件的证明标准呢?笔者认为,除非原告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执勤民警存在无中生有、恶意报复、滥用职权等情形,即只要能够排除被告恶意执法、滥用职权的情况,法院就应当对执勤民警合理的陈述予以确认。本案中,原告与执勤民警素不相识,又无积怨,有意为难或打击报复的情形几乎不可能存在。在这种情况下,法官应当对被告的执法行为给与充分尊重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 
杨夏冬律师_律师图片

杨夏冬律师

地区:福建 福州市
手机:13859088283

加微信咨询:15392488283
点击免费法律咨询

执业证号:13501201110705507
执业机构: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
办公电话:0591-83513335
E-mail:lawyxd@126.com QQ:75874236
联系地址:福州市鼓屏路192号山海大厦四层南厅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合作加盟
版权所有: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-福州律师网,福州律师  闽ICP备09023454号-3
地址:福建福州市鼓屏路192号山海大厦四层 电话:0591-83513335  福州律师咨询热线:13859088283  加微信咨询:75872084